永利两亿美元一场梦?——破解[盗梦空间]九道谜题

永利两亿美元一场梦?——破解[盗梦空间]九道谜题

《盗梦空间》,这部电影主要讲述的是由莱昂纳多扮演的造梦师带领了一个特工团队进入了他人的梦想,从他人的潜意识之中盗取了个人的机密,并且为他人重塑梦境的一个故事。但是这部电影之中有一些比较难能可贵的优势,相比于其他的科幻类型的电影,这部电影之中关于技术的问题让人非常的容易理解,而且,电影之中关于梦境的解释以及整体梦境的表现力也非常强烈。如果非要让我对这样一部电影进行评判的话,我只能说电影还不错,但是对于不是技术控的我来说,这部电影真正的魅力却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大。不过这部电影整体的代入感还是非常强的,在看这部电影的时候,我想到了当初看骇客帝国的时候的场景。相比于骇客帝国来说,我觉得《盗梦空间》的带入性更强,而且相对于拯救世界梦境和现实的问题,好像更值得我们普通人去探寻。

关注这部电影很久了,忘记最开始在哪里看到了介绍,当时就觉得很期待,豆瓣上的评分高达9.4分,很多周占据豆瓣电影新片榜口碑榜,甚至有人认为是跟《阿凡达》《骇客帝国》同等重量级(如果不是超越的话)的片子,但可能正是因为这些让我的期待度更高了,看完后感觉网评偏高了,但肯定是科幻片史上可以留下一笔的片子。

两亿美元一场梦?——破解[盗梦空间]九道谜题

这部电影是
扩充版骇客帝国+通俗版庄周梦蝶+好莱坞式叙事的结合体。虽然看过两遍,但次数并不代表它在我心中的分量。与之前我喜欢的诺兰电影《记忆碎片》相比,《盗梦空间》在电影技术运用上与时俱进,这在神话技术的年代是受推崇的;但是在叙事结构与影片立意上,诺兰却并未向大师走近半步,而只是他向好莱坞靠拢之心的再次彰显。

影片在剧情上主要采用了梦中梦的嵌套方式,一层层地深入到下一个梦境,应该一共是四层梦境空间,彼此要同时穿越回现实,但最终的目的是什么?帮助那个齐藤打败竞争对手?让柯布可以回家跟孩子团聚?从这个终极目的来看,影片就失去了跟其他几部经典巨作相提并论的资格,其他几部影片至少是拯救世界级别的吧。《阿凡达》是反映了人类只顾发展经济科技,肆意去破坏自然和原始文明;《指环王》是在远古时代人类精灵矮人对抗邪恶妖灵的史诗级战争;《骇客帝国》是对人类和机器人的关系以及人类终极命运的解析。那么《盗梦空间》到底是什么?对现实和梦境的怀疑和猜测吗?

(刊发于《环球银幕》今年第六期,综合编译稿,大家看着玩,有错误请指正。PS:不管片子最后如何,诺兰都是好样的)

有人将诺兰与库布里克相提并论。但是库布里克在五十年前拍摄的《2001:太空漫游》,其中对人类的原初以及终极归宿的畅想,和对技术神话的哲思,在今天看来依然深沉且震撼;而《盗梦空间》甚至并未超过《骇客帝国》在电影叙事创意上的分量,而更多的只是用好莱坞叙事结构包装后契合智力电影的风潮,气质上并无明显精进。再看库布里克的《闪灵》,最后那张黑白照片的点睛之笔,不但将恐怖氛围推至高潮,更将一部原本直白的恐怖片提升至具有深度思考的高级状态;而《盗梦空间》的篇末虽也可算点睛之笔,但是似乎故意含混的噱头,难逃商业化策略的动机揣测。将一层梦境演化为四层,这并非进步,而只是一种同语反复;每一层梦境的情境设计也并未超出现实世界的经验,唯一使得该片叙事显得立体的亮点,在于N层梦境几何级递增的时间差,以及用音乐同步时间点,在不同层次同时操作退回现实的剧情。

从场面气势来看,《指环王》的双塔和王城的战斗那当真对得起“史诗”这个词汇;《骇客帝国》无论是个人的打斗还是最终的锡安保卫战,都让我们热血沸腾;《阿凡达》的自然力量和现代科技的较量,更是让我们感受到藏在心底的疑问;但《盗梦空间》几层梦境最多只是场景上有几个细节比较恢弘,但更多只是枪战爆炸厮打而已,真正让我们震撼的场面寥寥,甚至可以说没有。

    它就像西蒙•弗洛伊德和伊恩•弗莱明联合编剧,又由沃卓斯基兄弟拍了一部《碟中谍》风格的《骇客帝国》电影?
    将于暑期7月16日上映,《黑骑士》导演克里斯托弗•诺兰的新作,讲述潜入他人梦境进行犯罪的《盗梦空间》,真的有可能是有史以来最复杂的大片和好莱坞第一部超自然盗贼片?而这部耗资2亿美元、莱昂那多•迪卡普里奥主演的今夏最值得期待之作,一切只是源自诺兰少年时的一场梦?
    回归诺兰酷爱擅长的迷宫式叙事和诺兰向来对剧透的严防死守,让《盗梦空间》至今仍谜团重重,很多人即使看了数款预告片后,照样一头雾水。在《跟踪》、《失忆》和《魔道争锋》等中小成本前作里,诺兰创造出了新奇冒险但令新世代影迷深为折服痴迷的叙事奇观,但它能否征服商业大片视为摇钱树的普通观众?会否让他们从影院里出来后摇头说看不懂?或者说,《盗梦空间》有没有可能成为电影金童诺兰的首部失败之作?

对于梦境与现实的交互关系,早有庄周梦蝶或是蝶梦庄周的思考。诺兰用陀螺作为图腾来分辨梦与现实,是简单物化意识形态的设计。虽然片末陀螺似倒未倒,成为关于人生如梦的探讨起点,但是细想一下,陀螺总只有倒或不倒两种结局,幻想与现实的矛盾却并非如此清晰。现实世界原本就是幻想的世界。笛卡尔说,我思故我在,思是对现实的支撑。如果梦境是潜意识对现实的反抗,那么现实就是对潜意识的一种反射。用幻想认识世界,于是也用幻想创造世界。影片中梅尔在第四层空间迷失,分不清现实与梦境,因为第四层是他们用回忆创造的情境,而回忆究竟是梦或现实?柯布却似乎能分辨身之所在,并把自己的认知强行植入梅尔的潜意识中;谁知回到了柯布认知中的现实,梅尔在柯布看来依旧分不清真伪。她似乎总是交错梦境与现实,却也总在柯布的潜意识梦境中挥之不去;她好像庄周梦中的那只蝶,到底谁才是谁的梦境。

从演员阵容和表演水平上,你觉得你能记住《盗梦空间》中的那个形象或者那段对白,但在其他几部影片中值得回忆的角色却很多很多。《指环王》中的精灵弓箭手和白袍巫师,《阿凡达》中的纳美部落外星人和飞龙的形象;《骇客帝国》就更不用我说了。

谜题一:一切源自一场梦?
    1986年某天早晨,16岁的克里斯托弗•诺兰突然从梦中醒来,然后又迷迷糊糊睡了过去,“但是睡得很浅,当梦境再次出现时,我竟然知道自己是在做梦。这种感觉奇妙极了,尤其当你还在努力辨别梦中所处何和所发生何事时。”诺兰回忆道。
    在那个梦里,诺兰清楚地记得自己站在一个海滩上,手里还攥着一把沙子。“梦其实并不离奇,因为人类大脑里的内容完全都是由现实构成的。”从那天起,掌握和控制梦境成了诺兰最为痴迷的念头之一,最后,他干脆想把这事拍成电影,“想想看,什么东西和进入他人的梦境一个性质的?电影!电影院就是让你潜入他人梦境的地方。”

影片中提到,各层梦境之间有几何级的时间差;而服用大量镇静剂后,无法在下一层用死亡的方式回到上一层,这时的死亡只会让人进入无边无际的潜意识边缘。这种构想值得注意。死亡确实是战胜了时间的,如果在潜意识边缘时间呈无穷几何级递增,死亡也就成了永恒。这是一个有趣的设想,将肉体与意识分离开来。现实中,一个意识不回归的人也许被称为植物人,等到他身体机能不再运行的那刻才是宣判他死亡的时间点;而脑死亡的判断标准,明确了心跳停止并非死亡,只有意识停止与现实世界的联系才是真正的远离。如果庄周只是蝴蝶的梦境,那么蝴蝶梦醒时,庄周在我们的世界便无法醒来,不过他只是去了梦中梦。

无论从哪个角度讲,《盗梦空间》确实是好片子,而且在构思上是非常有独到之处的,但恐怕还达不到《阿凡达》《骇客帝国》《指环王》的量级!

谜题二:好莱坞第一部超自然盗贼片?
    在好莱坞盗贼电影(Heist
Movie)条目下,排列着《好家伙》、《骗中骗》、《盗火线》、《虎胆龙威》、《掠夺》和《意大利工作》等一系列经典,从这些影片我们看得出来,盗贼电影其实包含了偷、拐、抢、骗四大元素,而打出“你的意识就是犯罪现场”(Your
Mind is the Scene of the
Crime)口号的《盗梦空间》,要做的是“好莱坞第一部超自然盗贼片”,因为片中盗贼所偷所骗的,是人的意识。
    最初,酷爱犯罪片的诺兰只想拍一部普通盗贼喜剧片,“就是那种既轻佻又有趣的传统盗贼片,我觉得写写这样的故事也挺好玩。”但同时也酷爱科幻片的诺兰某天想起了1986年那个早晨的离奇体验,他突然意识到,“为什么不写一个偷盗梦境或是记忆的故事呢?为什么不更疯狂一些呢?”

谜题三:为什么要花两亿美元?
    尽管驾驭过《蝙蝠侠:侠影之谜》和《黑骑士》两部成本超1.5亿美元的大片,但诺兰仍说《盗梦空间》是其职业生涯最大的挑战。
    是的,《盗梦空间》不仅题材新奇、故事怪异,成本更是达到了两亿美元的回收高危线。
    诺兰的妻子同时也是其御用制片人艾玛•托马斯说:“《黑骑士》大获成功后,克里斯和我唯一想的就是做一部更个人化的电影。拍《盗梦空间》的想法克里斯很早就有了,我们俩也已经讨论了七八年,只是《黑骑士》带来了最好的时机。《盗梦空间》花了两亿美元,并非是我们野心膨胀到故意去挑战《黑骑士》的规模,而是故事本身决定了它得花两亿美元。”
    在《盗梦空间》里,莱昂那多•迪卡普里奥带领的团队掌握了进入他人梦境的技术,因此影片不仅向我们展现了天马行空的梦幻景象,比如预告片里折叠的城市、在闹市横冲直撞的火车头和被颠覆了正常维度的走廊,而且还在法国、日本等六个不同国家间穿梭。“《盗梦空间》是用我所能想像最庞大的巨片规模去讲述一个故事,”诺兰说,“我是看007电影长大的,而且至今还记得看《夺宝奇兵》时那种跟着琼斯周游世界的梦幻感受。《盗梦空间》之所以大费周折在六个国家拍摄,一是梦境不受现实束缚,二是我希望它能给观众当年看007电影或《夺宝奇兵》的印象。”

谜题四:有史以来最复杂的超级大片?
    3月18日,在美国电影产业博览会ShoWest上,《盗梦空间》放映了数分钟全新片花,虽然曝光了更多令人咂舌的动作和特效场面,但有幸观看的媒体和观众们,反而对这部高深玄虚的电影到底讲了一个什么样的故事更加迷惑。从来没有一部造价达到2亿美元的电影如此神秘莫测过。
    从处女作《跟踪》开始,诺兰就表现出了对非线性叙事的迷恋和精通,而完全倒叙的《失忆》和时空交错、拼图式叙事的《魔道争锋》更是登峰造极。据莱昂那多•迪卡普里奥透露,《盗梦空间》的叙事风格非常接近《魔道争锋》:“它就像两亿美元版的《魔道争锋》,只是充斥着众多超大场面。复杂与暧昧是《盗梦空间》最恰当的形容词,它的剧情结构非常复杂,如同被打散的拼图碎片,而诺兰将以我们前所未见的奇妙方式将这些碎片拼接在一起,到时观众会完全紧盯银幕,集中精力搞清楚发生了什么。在看《盗梦空间》初剪样片时,我的神经就一刻也没有放松过。”
    与片中与迪卡普里奥大演对手戏的艾伦•佩奇也承认:“《盗梦空间》确实很复杂,但还不至于晦涩到把人看疯,克里斯并不是为了把人搞糊涂才拍的这部电影。”而电影风格经常被定位为“新黑色电影”的诺兰则说:“我发现自己一直被类似迷宫的事物所吸引,这就像看黑色电影一样,那里的人物都处于意识的迷宫之中,但你绝不想飞到迷宫上空,然后告诉戏中人正确的选择是什么。实际上,你只想和他们一起待在迷宫里,去经历所发生的一切。”
    此外,诺兰还打了一个令铁杆诺兰粉丝兴奋的“埋伏”:“《盗梦空间》不仅仅是跑了六个国家的外景,我们还加入了真实的时间维度。我现在还不说我们是怎么做到的,但我相信它能够让你体验到什么才叫四维时空电影。”

谜题五:诺兰的《骇客帝国》?
    综合所有信息,《盗梦空间》就像是由西蒙•弗洛伊德和伊恩•弗莱明联合编剧,又请来沃卓斯基兄弟拍了一部《碟中谍》风格的《骇客帝国》电影。
    “在克里斯的梦幻世界里,没有巨大的花朵或是粉红色的云彩,”李奥纳多•迪卡普里奥说,“因为他坚信梦境的呈现其实应该是现实化的,无论它有多个人化或是包含了多少层潜意识。《盗梦空间》的每一个场面都很现实化,充满了生活质感。”
    现实化的生活质感,正是诺兰对《盗梦空间》视觉美学风格的定位:“和《阿凡达》或《电子争霸战2》相比,《盗梦空间》看上去并不时髦。《阿凡达》一定程度上反映了我们所处的世界,但我更习惯从现实出发,更想去接近《骇客帝国》、《黑暗都市》或是《异次元骇客》。在这个世界里,你可能不是真实的,但这个世界却非凭空臆造。环境一定要是真实的。”
    《盗梦空间》其中有一幕极为重头的特效场面——一座轮廓怪异的大都市,似乎被地平线打乱了形状。与大多数好莱坞电影或模糊变形或绚烂酷炫的超现实场面不同,诺兰的梦中之城更接近错觉图形大师M.C.埃舍尔的手笔。

谜题六:并非冷血电影?
    虽然诺兰只用了10年的时间,就完成了从电影票友到好莱坞A级导演的跳跃,成为同行羡慕的幸运儿和电影青年崇拜的偶像,但不少影评人却诟病诺兰的电影沉溺于叙事快感,像库布里克一样情感冷漠缺乏人味儿,某位好莱坞大佬级制片人就曾对签下诺兰的华纳高层说:“这是一个拍冷血电影的冷血家伙。”
    或许是为了打消人们这方面的顾虑,或许是意识到了自己的不足,诺兰宣称已经刻意加强了《盗梦空间》情感强度:“我原来想拍的盗贼片情感表达很肤浅,决定拍《盗梦空间》后就想,为什么不提升它的情感强度呢?我们不能只依赖梦境或记忆的创意。当我在做蝙蝠侠电影时,发现突出情感元素是唤起观众共鸣最好的办法。只有加强了角色的心理和情感背景,那么无论片中发生多怪的事情,观众其实都能接受。”

谜题七:只有两个小时长?
    3月份接受一家电影网站采访时,迪卡普里奥故意闪烁其辞:“其实我不能告诉你《盗梦空间》差不多片长两小时,哎呀,我说漏嘴了,克里斯一定会勒掉我舌头的。”
如果正如迪卡料里奥所说的话,那么《盗梦空间》将是“两亿美元成本大片俱乐部”里罕见的短片——《变形金刚2》近两个半小时,《阿凡达》、《超人归来》和《加勒比海盗2、3》都超过了两个半小时,《金刚》和《泰坦尼克号》更是超过三小时。

谜题八:病毒营销还奏效吗?
    《黑骑士》空前奏效的病毒营销堪称经典,而《盗梦空间》也如法炮制,推出了两大病毒网站www.mind-crime.com和www.pasivdevice.org,但缺乏希斯•莱吉尔之死这样的超级新闻和“小丑”的蛊惑魅力,大众对这两大网站反应并不疯狂,捧场的多是影迷和诺兰铁杆粉丝。

谜题九:诺兰第一部失败的电影?
    无可置疑,《盗梦空间》是诺兰最野心勃勃同时也是最危险的一次尝试:它既不像《黑骑士》改编自大众耳熟能详的漫画,又不像《失忆》或《魔道争锋》只是中小成本制作,作为一部裹着商业大片包装、实质却是另类电影的怪异之作,它可能会让被爆米花低智商娱乐电影惯坏的人们望而却步。即使某位被诺兰开恩放进《盗梦空间》片场参观又读过剧本的记者,诺兰问他的第一个问题还是:“你看懂了吗?”
    在过去的十年里,诺兰确实做到了许多不可思议的事情:完全倒叙的《失忆》不仅没招人唾骂,反而为他赢得了奥斯卡剧本提名,《黑骑士》与好莱坞的电脑特效风潮背道而驰,却取得了空前的成功。导演的自我膨胀和老板的盲目信任,都是巨额资金血本难归的根源,《天堂之门》或《阿飞正传》等惨烈案例至今仍是谈资。对于所有想再次体验诺兰式叙事快感或是想要2010年夏天变得与众不同的人们,都会希望诺兰一如既往地冷静谦逊,而负责掏钱的老板们,对《盗梦空间》的商业前景经过了现实而严密的计算。

admin

网站地图xml地图